笑星黃俊英展覽與粵語相聲小品大賽3月開鑼

网址:http://www.meili72.com
网站:3分彩

  

笑星黃俊英展覽與粵語相聲小品大賽3月開鑼

笑星黃俊英展覽與粵語相聲小品大賽3月開鑼

  黃俊英能編、能寫、能演。他先后創作和參與改、編、演了上百部相聲作品,如《關公大戰方世玉》《老張師傅》《打破常規》《廣州話趣》《呆佬賀中秋》《冒牌醫生》《成語泰斗》《一對一》《省港澳大比拼》等。相聲演出舞台沒有布景,沒有道具,沒有服裝,要在短短十幾分鐘內,抓住主題、深化主題,全憑不斷抖出“包袱”。“抖包袱”是相聲演員的絕活,要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把觀眾逗笑。黃俊英為了構思這些“包袱”,常常茶飯不思,突然悟出一個“包袱”就如同“十月懷胎一朝分娩”般暢快。 如他在創作《省港澳大比拼》時,為了壓軸的“包袱”一連幾天苦思冥想, 直到夜裡,他在被窩裡輾轉反側, 突然悟出“包袱”來了,立馬掀被起床開燈記錄下來。 黃俊英關心后輩,為培養粵語相聲人才不辭勞苦,親自選才、培訓、指導,數十年栽培的弟子如今也撐起了粵語相聲的一片天。除了培養相聲演員,黃俊英認為觀眾的培養也尤為重要。“藝術品種如果沒有青年觀眾,就沒有生命。”他認為培養觀眾要從娃娃抓起,粵語相聲就在許多小學、幼兒園都設立了基地,時常入校表演,注重培養青年教師的興趣,從而培養新一代對粵語相聲的關注。 展覽《笑星黃俊英》以珍貴的歷史圖片資料與實物,系統回顧和展示了著名粵語相聲表演藝術家、廣東音樂曲藝團國家一級演員、廣東省曲協副主席黃俊英的藝術人生。黃俊英是粵語相聲的拓荒者、實踐者,也是粵語相聲孜孜不倦的研究者、推廣者。他為把北方相聲這一藝術形式移植到南粵大地,付出了極大的精力、心血和智慧。出生於廣東羅定的他,對廣州方言研究深入透徹,熟知嶺南地區的風土人情和生活實際,先后創作、主演過上百個粵語相聲作品。 由於現在缺少相聲創作者,要培養相聲團隊自己創作。“現在對相聲演員的要求更高,因為都要自己寫相聲。一個相聲從創作到完成大概需要半年時間,但是能留下來的經典,比如我的《廣州話趣》,都是能經歷時間的考驗的。”黃俊英表示,自己寫過最快的作品是《成語泰斗》,隻花了3晚的時間,“但那時是由於成語的題材有一定的資料基礎,隻需要進行串寫和改編。” 黃俊英認為“現在的觀眾不聽相聲”是個誤會,他表示如果粵語相聲還有節目的話,一定很受歡迎。他談起近日在江門等地演出,觀眾反響十分熱烈,可見現在還有許多人喜歡粵語相聲,粵語相聲不是沒有市場。 將北方相聲移植到粵語中,黃俊英認為最難是創作,“就算是改編也是要進行二度創作,照搬就沒有‘包袱’了。”比如將侯寶林大師的《關公戰秦瓊》改編成《關公大戰方世玉》,在這個作品中黃俊英形成了自己的表演風格,探索出一條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 除了表演藝術之外,黃俊英還愛好書法、摩托、迪斯科、打獅鼓等等。在此次展覽上,記者看到了1988年廣州市摩托運動協會給他發的一張聘任書。黃俊英曾跟著協會騎著摩托去拉練。“相聲演員的愛好一定要廣泛,幫助自己保持思維敏捷,因為相聲有很多即興發揮的時候。”黃俊英談起自己10歲的小徒弟每次遇見突發狀況都能即興表演,對答如流,自己很欣賞他這一點。 一生最愛是相聲。黃俊英說,要為相聲藝術事業奮斗到最后一刻,絕不“封喉”。(記者 張素芹、繆璟、蘇俊杰) 黃俊英一直關注著粵語相聲的最新發展,他提到現在有把相聲和演唱結合的“笑唱會”,也是一種創新。現在,電視節目和網絡平台成為相聲廣泛流傳的渠道。黃俊英很多經典的段子在網上流傳,他說,許多港澳觀眾就是通過網絡接觸到他的相聲作品。 從藝67年來,黃俊英在曲藝這塊園地裡辛勤耕耘、收獲豐碩。他是名副其實的多面手,能編能導能演,會吹拉彈唱和打擊樂。幾十年來,他演出過粵曲獨唱、說唱、表演唱、小演唱、自彈唱、諧曲、 民歌、龍舟、白欖、金錢板、曲藝喜劇、相聲、小品等,幾乎涉獵了廣東曲藝的所有品種。 由廣東中華民族文化促進會主辦的“廣東文化人物系列展覽”第十年展《笑星黃俊英》3月1日起在廣州二沙島嶺南會展覽館展出,展覽將持續至4月1日。與此同時,由廣東中華民族文化促進會與廣東省民間文藝家協會聯合主辦、廣東音樂曲藝團有限公司協辦的“粵語相聲小品大賽”也將舉行。 1983年,黃俊英等人發起成立廣州相聲藝術團,他親任團長。30多年來,這支“文藝輕騎兵”深入山區、農村、廠礦、部隊、學校演出,曾創造一天連演四場的紀錄,把笑聲洒遍城鄉千家萬戶。 開拓粵語方言相聲成為專門的廣東曲藝品種,黃俊英功不可沒。他在研究改編北方相聲作品,用粵語演出嘗到甜頭后,根據廣東地方特色和生活實際,開始探索創作符合廣東人口味的粵語方言相聲作品。 談及現在顏值高相聲演員的火爆,黃俊英表示,觀眾喜歡顏值高的相聲演員是必然現象。“但是培養相聲演員不能隻看重外表,因為相聲演員的先天條件要求很嚴格,口齒伶俐可以練,思維敏捷是沒得練習的。” 當時,相聲非常受歡迎,每次演出都獲得滿堂喝彩。黃俊英第一次演相聲用的是普通話。“上世紀50年代,我自學拼音,學講普通話。當時學習了北方相聲中一個5分鐘的‘返場小段’,后起名為《文化水平》,效果出乎意料的好。”這段相聲用人的肢體動作和造型做謎面,比如直立,雙手平伸,頭上橫放一把折扇,甲猜是“干”字,乙說:錯了,應該是“平”字,因為兩隻耳朵便是中間的兩“點”。這樣的“包袱“雖淺白,卻能讓觀眾笑聲不絕,讓黃俊英第一次講相聲就過了一把“笑星”癮。巡演結束回到廣州后,黃俊英下決心繼續做相聲。這便是他“一生痴愛是相聲” 的開端。 在粵語方言地區,隻要一提起黃俊英,人們就忍俊不禁,皆因他詼諧、搞笑的形象已深入人心, “笑匠”“笑星”“笑神”這些昵稱綽號,非他莫屬。 黃俊英16歲考進珠江粵劇團,拜粵劇文武生羅品超為師。1958年,他被借調到廣州民間樂團,於當年8月承擔了赴京參加首屆全國曲藝會演的任務,演出表演唱《萬車游行》獲得成功。這次會演讓他接觸到北京和天津的相聲演員,才知道相聲原來這麼好笑。會演結束后,文化部在各省抽代表組成兩個代表團分別“北上”和“南下”,黃俊英參加了全國曲藝會演南片區巡回演出。“在代表團中我接觸到了來自各地的曲藝界名家,比如山東快書、京韻大鼓、上海評彈的代表性人物,跟他們學習到很多東西,尤其是從相聲演員身上。”他與相聲名家馬季一見如故,向他請教相聲的“ABC”,馬季也盡其所知,為黃俊英釋疑、解惑。自那時起,兩人相交四十多年。 不同於北方的相聲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淵源,有一批非常堅實的觀眾,粵語相聲隻有幾十年的歷史。所以黃俊英格外感謝這次的展覽和比賽,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了粵語文化的推廣和傳承,他說,“這樣的粵語相聲小品大賽是從來沒有過的,有助於擴大粵語相聲小品的影響力,維持粵語文化的傳承。” 回憶起最早接觸相聲的情形,黃俊英坦言:“最開始不懂相聲,隻知道相聲在北方很受歡迎。” 與《笑星黃俊英》展覽同期舉行的 “粵語相聲小品大賽”,經廣泛報名,已選定團體隊30隊、個人成人組25隊、個人少兒組59隊共計310人參賽,一場場妙趣生動的演出將於3月2日至3月31日分別在廣州文化公園、彩虹曲苑、黃岐影劇院上演,並評選出團體獎、個人獎和創作獎。 馬季生前曾感慨:“在廣東說相聲,我說不過黃俊英。”著名相聲演員姜昆也曾說:“在廣州演相聲能夠受歡迎,黃俊英功不可沒。” 作為相聲演員幾十年如一日地為觀眾帶來歡樂,那黃俊英自己最為歡樂的事是什麼?他回答:“是來自海內外千萬觀眾給我的厚愛!識盡天涯、初見也如故舊的那種人生樂趣是一切身外之物都無法代替的。這其中有一點更使我有種別人不易得到的自豪,甚至是自傲感——我的笑聲能夠征服老中青三代觀眾。” 讓人驚喜的是,許多普通話作品改編成粵語相聲后反而更精彩,已故的相聲大師馬季在觀看黃俊英改編后的粵語相聲表演后曾說:“小黃,怎麼我們演沒有包袱,你們演反而有包袱呢?”對此,黃俊英表示:“這是因為運用了我們地方的語言特色,所以他也很欣賞我們廣州有這樣一批相聲演員能夠用自己的地方語言來推廣相聲。我跟馬季老師一直是亦師亦友的關系,平時有什麼好包袱、好段子都是第一時間交流。” 粵語相聲不像北方相聲有嚴格的門派劃分、拜師步驟,相比起來比較隨意。這種情況下,廣東相聲演員一般缺乏培養和訓練,導致基本功不扎實,隻能靠后天的學習來補充。 最初在珠江粵劇團的6年,黃俊英就練就了扎實的基本功。他曾為馬師曾紅線女掌板,在廣東音樂曲藝團是打雜打出來的“導演”,道道全与CCTV-1欢乐中国人2为国人介绍“00后”舞諧趣粵劇小品是他藝術多元化發展中很重要的一員,在由《七十二家房客》改編的8集電視粵劇連續劇中,黃俊英飾演一名舊社會的警察“369”,這是他最“心水”的角色。 日前,黃俊英接受了廣州日報全媒體的採訪,年逾八旬的他從藝67載仍堅持在演出第一線,不斷創造歡樂與笑聲。黃俊英表示,想藉此“一靜一動”的展覽與大賽,用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推動粵語相聲、小品藝術的發展。 黃俊英直言,到現在為止,粵語相聲的創作和后備力量都無法與北方相比。“寫相聲是很難的,10來分鐘的表演不可能完成大題材的創作,隻能表現其中很小一部分。很多相聲是以諷刺為主的,比如諷刺生活中的小事,都需要很多的生活積累和奇思妙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分彩-三分彩官网 »笑星黃俊英展覽與粵語相聲小品大賽3月開鑼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